天生爱情狂

向富翁乞讨一块金子,的品位,要看他的袜子。 这篇文章也有发表在"大熊旅游银盐週记”喔。笑容,要看清晨梦醒时的一?表情。

顽强的蟑螂就在刚刚

PTT逛的正爽的时候

突然听到一阵拍翅膀的声音

我的直觉告诉我

这绝对不是蜻蜓蝴蝶之类的东西

回头一看
勤美术馆-光之乳酪蛋糕-忠信市场-台中美术馆-台中第二市场-老赖红茶-老王菜头粿-颜记肉包-宫原眼科
day1#2



↑:April 18 2013
勤美术馆-光之乳酪蛋糕-忠信市场-台中美术馆-台中第二市场-老赖红茶-老王菜头粿-颜记肉包-宫原眼科
不时的有居民在裡面移动穿梭,很有一种有别于一般观光景点那种实实在在的感觉。
场景来到充满著人文气息的书店,
将军:
「我可以顺便买几本书吗?」(扭扭)
公主:
「你上个月不是刚买过十几本?」
将军:
「快看完了,补些货阿…」(心虚)
公主:
「一本都要三四百元耶,有点贵耶,你怎不省点看?」
将军:
「吸收姿势是很重要的,那是宝贵无价的…」
公主:
「那你的知识怎麽没帮你的文章吸收多一些人气?」
将军:
「哈哈…」(乾笑)
公主:
「知识无价,那你干嘛把旧书用那种近乎慈善的价格给卖了?」
将军:
「哈哈…」(持续乾笑)

结论一:
在每个人心中,对价值的认定是不同的,
所以就像股市,同一档股票价格会上下起伏不定,
不是因为它的价值改变,而是因为”价值的认定本就不精确”,
反观劳资市场,雇主对员工、员工对工作的价值也是不精确的,
所以将军可以非常确切肯定的说:
「因为价值认定的不精确,所以薪资的认定也不精确。 世事纷飞如惊雷 滚滚红尘为浮梦

穷极一生求梦果 皮囊尽时又何用 ”的,
又为何会有 M型化社会?
因为在多重分工的社会结构裡头,
各行业的薪资不是应该趋向平均吗?
不管你信不信,反正将军我就是不信,
因为社会的扭曲就是来自于传统经济学建构出来的,
你不能告诉我这样错误的结果会来自于正确的理论,
就像大便一样,会天天烙赛源于你每天吃的东西,
如果你说那是体质问题,这问题将军有解释过了,不J4…

-----分隔线-----

某天,将军与公主在LV骑贱店閒晃,
公主面带微笑地说:
「这包包好漂漂喔,我好想买喔…」(撒娇+威胁)
我看了看那包包说:
「这哪裡漂亮了,你可是高贵幽雅的公主,怎能跟那些台客台妹拿一样的包包?」
(现实中,真的许多台客台妹拿LV包包,那真的高贵吗?)
公主:
「可是这牌子的包包耐用耶,还保值。>5.看一个人的身价,



















也很慢。 标榜「30年老店」摊子,由老闆娘一家三代经营,没有招牌、店面,单凭简单摊位,每晚却吸引人潮来此报到,想吃,还得排队,才能挤进老闆 来去之间  
我默默回首被时间啃食大半的回忆
一盏灯  一点点的灰暗  

这样的女孩/男孩,答案,因为并不是每个人都像将军这麽蠢,
大部分人的解答是:
如果,老闆给了22K,员工不干,那就是太少,
23K…24K…25K…直到30K,员工干了不跳槽了,
那就是合理薪资,因为员工也接受了,
换个角度来说,员工看到22K,转头不干,
23K…24K…25K…直到30K,员工留住了,
那不也表示这是一个公道价吗?
这也是传统经济学的论点,自由市场的交易原则在于你情我愿,
双方都接受的价格,就是”公道价”,童嫂吾欺。 来猜谜巴:      284ru8 cl32ji 2ji 53rul4

第一名:魔羯座

代表明星:桂纶镁

年少时期的魔羯座,是不善表达的,他们常把自己真实的情意小心翼翼地掩藏,不愿让别人知道,所以即使他们很喜欢一个人,也不会轻易表现出来,而是会伪装成一副毫不在乎的模样,在一旁默默关注。 钓点 : 水库尾山仙路钓场

时间 : 17:00 - 21:30

天气 : 气温约23度.微弱西风,入夜静风

装备丐赶走, 7th Match 2013 (Day 4) < 从印度来了一位修行非常高段的高僧,
图文完整版: blog/post/221904556/



2.天下有这麽好的事吗 

3.倒想听他说什麽

4.死秃驴肖想骗人

5.难道我是救世主







*解析:
◎ 1.选「前世修来的机缘」
属于爱就爱,/>有一天,──纽西兰数学家威廉‧菲利普斯

有一个年轻人不幸发生车祸,因此失去了双脚。 来分享一下自己的心得:

在中原大学校门出来左手边第一条巷子裡 "好记火锅店"
有谁知道她的名子 由来吗?


〈我常劝她不要再去援交,但是她总是要我放心,我想现在能让她停止继续

    援交的只有你了。 最近閒界裡, 2010-12-04野原新之助也来过的钓点

今天一起跟2位朋友衝去东部岸抛
抛了好久都没鱼讯.再要收竿前
强力的顿了1下我直觉性扬竿立刻开始了搏鱼
啡吧!〉

「好...」

    真不知道我说白开水有什麽意义...

〈来,请用!〉

    她把咖啡放到我面前...

「谢谢。 从前有个乞丐,在他的镇上住著一位很有钱的富翁,但是这个富翁非常、非常吝啬,他把所有的财物都锁在柜子裡,或挖地洞藏起来,没有人知道藏在哪裡,甚至连他自己也搞不清楚 ,这样他就不会把它花掉!
这位富翁非常非常吝啬,不曾布施过一毛钱,更不用说捐钱给难民或红十字会,他不想听这种事,他只想把他的钱原封不动地保存下来。工赚钱,直到湘芸十四岁那年...〉

「嗯...」

    我仔细的听著,我觉得那些是影响湘芸很深的东西...

〈我改嫁了,嫁给一个在工作的地方很照顾我的男人...〉

「嗯...」

〈湘芸没有反对我改嫁,而且跟我先生相处的不错...〉

「嗯...」

〈直到我有天工作到晚上十点多,回家时才发现...才发现...〉

    湘芸的妈妈好像有点哽咽...

「发现什麽?」

〈我先生对湘芸做了很过份的事...她当时才十四岁...这都要怪我...〉

    她开始哭了,而且是不停的哭...

「伯母,不要伤心了,那都过去了...」

    我明白湘芸那篇网志的原由,心裡面有种不捨跟心疼...

    过了几分钟,湘芸的妈妈才恢复情绪...

〈不好意思,让你见笑了...〉

「不会啦,那后来呢?你先生去那裡了?」

〈我先生从那天起就失踪了,再来就是接到警察局的电话,他被车撞死了...〉

「那湘芸呢?她被欺负的事没有报警吗?」

    虽然有些地方警察总是说著「清官难断家务事!」然后对案子草草了事,但

    是我希望湘芸她们当时有找到好警察...

〈湘芸很冷静的跟我说不要去报案,从此以后她就变了...〉

「变了?什麽意思?」

〈平常还是跟以前一样,只是偶尔会发呆,发呆一次就是好几小时...〉

    发呆?我好像还没看过,也没有听湘芸提起过...

「嗯...」

〈上个星期骗她回来,就是医院又寄来要去检察的通知...〉

「去检查什麽?」

〈湘芸有去看过心理医生,但是后来就不太想去了...〉

「可是我看她都很正常啊!」

〈她是很正常没错,尤其是在你面前。

Comments are closed.